欢迎访问老照片网站!欢迎您:

当前位置:首页>全部资讯>图文选萃>名人一瞬>与摄影家吴印咸的一次…>文章详情

与摄影家吴印咸的一次接触
2020-03-30 16:59:02 作者:邹存荣 热度:3571℃ 收藏

 

1984年初,我因病住进了北京小汤山疗养院。听同室病友说,院里住着一位专为毛主席照相的老头。经打听才知道是摄影家吴印咸。我喜爱摄影,所以对于吴老的事迹比较熟悉,很是仰慕。电影《风云儿女》《马路天使》使我知道了他的大名,后来中共在延安的影像资料也大多由他拍摄。伊文思赠给延安的摄影器材由他经手接收的故事,也是众所周知的。我窃喜能有此机会接近他,以表达对他的仰慕之情并一睹他的风采。由于在理疗室常常遇到,我便有意识地与他搭讪。原以为名人一定架子很大,难以接近,孰料这位老人却平易近人,时间长了,我们也就熟悉起来了。

 

老照片官网内容图片展示

图1

 

年前,老伴儿从家乡黑龙江来京看我时,曾登八达岭长城,拍了张照片(图1),我想何不趁此机会求吴老签个名以作纪念。一天,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向他提了出来。令我欣喜的是,他不加思索地答应了并告知了他的住处:疗养院最西边几座二层小楼中的一座(那是高干疗养区)。两天后我去送照片,他开门客气地请我坐。但见桌子上摆着一台放大机,几个冲洗照片的磁盘和许多装底片的小纸口袋。显然,他在疗养中也不时在工作。其时吴老该有八十多岁了,此情此景不禁令人起敬。坐定后他问我爱好摄影有多长时间了,以及用什么相机等等,我一一作答。起初,我还有些紧张,但吴老的和颜悦色使我的情绪很快放松下来。为了不过多打扰吴老休息,我很快就告辞了。大约有半个月,我在理疗室未见到吴老,我心里很是着急和纳闷。

有一天,我的住室有人敲门,开门见是一位六十岁左右模样的人。他自我介绍说是吴印咸的儿子,说这些天他父亲因有事回城里了,照片签名晚了些,叫我久等了。从交谈中得知他是徐州司法局的干部,离休后来京探视父亲,这几天在疗养院照顾父亲的起居。

 

老照片官网内容图片展示

图2

 

不久我要出院了,向吴老提出合照一张相,他叫儿子在二楼楼梯上为我俩在院中汤池边拍了这张照片(图2),之后和吴老在院内的小道散步时,吴老用我的相机又为我拍了几张照片。其时吴老的《摄影构图120例》一书恰好出版,我进城在王府井新华书店购得,吴老也为我签了名。我回家后,把吴老为我拍的照片洗好连同底片寄去,请他签名和评点并询问他近来的生活状况。他回信说,去青岛疗养一段时间后,又回到小汤山疗养院,仍住原来的房间,还说我印放的照片调子有些硬,待过些时候给我重新印放。

 

老照片官网内容图片展示

图3

 

没过多长时间,吴老就把印放并签名的照片寄来了(图3),并告诉我:“显影液用的D-76,相纸是厦门2号。”为了不打扰他,此后我就再也没有与他联系。

时光匆匆地过去了三十多年。吴老寿高九十多岁也作古多年了,照片中的我老伴儿也离我而去多年了,而今我也进入了耄耋之年。每一次翻看这几张照片时,我都不禁感慨万端!

作为一个普通摄影爱好者,能有机会得到摄影大家的接见,而且他还为我拍照,并与我通信,真是此生有幸的事!每念及此,当年的情景仿佛如昨。

上一篇
友情链接 来稿请寄: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《老照片》编辑部 邮编:250001
电话:(0531)82098460(编辑部) 82098042(发行部)
电子邮箱:laozhaopian1996@163.com 邮购办法: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,并注明所购书目。邮发代号:24-177
Copyright©2009 www.lzp1996.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《老照片》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@山东数字出版传媒有限公司 鲁ICP备16000239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