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老照片网站!欢迎您:

当前位置:首页>全部资讯>图文选萃>旧事重温>上甘岭上的“公鸡”>文章详情

上甘岭上的“公鸡”
2021-02-02 16:32:29 作者:英子 热度:1462℃ 收藏

 

上甘岭是志愿军中部战线战略要地五圣山的前沿。五圣山主峰海拔1061.7米,是中部战线的最高峰。上甘岭位于五圣山的主峰南四公里处,海拔597.9米,战前是一座默默无闻的山岭。

1952年10月14日,上甘岭战役硝烟顿起,往日风景如画的青青山岗成了一片火海。在这不过三万七千平方公里的狭小地区里,双方投入的作战兵力达十万人之多。联合国军投入战役的部队有:美第七师、美空降一八七团(欠一个营)和南朝鲜第二、第九师等十一个团另两个营,并补充新兵九千余人。另有十八个炮兵营105毫米口径以上的火炮三百余门,坦克一百七十余辆,出动飞机三千余架次,总兵力六万余人。中国人民志愿军先后投入作战的兵力有:十五军四十五师、二十九师,十二军三十一师及三十四师一个团,榴弹炮兵二师和七师,火箭炮兵二〇七团,六十军炮兵团,高射炮兵六〇一团、六一〇团,山野榴炮一百一十四门,火箭炮二十四门,高射炮四十七门;另有工兵二十二团三营、担架营,总兵力达四万多人。

从以上所列出的数字中,可见上甘岭战役兵力火力之密集,战斗之残酷。

四十六天的浴血奋战之后,平均每天两万四千发的炮弹把上甘岭山头削低了两米,也把上甘岭这块平凡的山地变成了一方圣地。

老照片官网内容图片展示

图 1 志愿军摄影记者陈阵在上甘岭557.9高地上留影。

 

1956年秋,十六军文工团战士兼摄影记者陈阵踏上这片土地时,上甘岭战役的硝烟已散去四个年头。但举目望去,到处仍可看到当年那场战役留下的痕迹:满山的大树只留下枯干,树身里嵌着弹皮,山坡上到处都是破铜烂铁,上甘岭主峰志愿军的坑道里,还残留着报废的手榴弹和炮弹,坑道的墙壁上,深深地刻着战士们誓死保卫阵地的钢铁誓言。

但是生命分明又回到了上甘岭上,尽管到处伤痕累累,在一个个春去秋来的季节里,小草仍然从弹坑里生长出来,新的小树在倒下的老树身边发芽,野花又一次覆盖了这片鲜血浸透的土地,陈阵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生生不息的秋景。

停战后的上甘岭处于军事分界线上,仍有前沿的哨兵们守在这里。战士们生活仍然很艰苦,吃不上青菜,喝水要下山去挑,生活紧张又单调。看到有记者来访,战士们高兴极了。

陈阵来的第二天,就随战士们一起去军事分界线上巡逻。战士们走在前面,告诉陈阵一定要紧跟着,千万不能离开这条羊肠小道。因为在战争时期,各部队都在阵地前埋了许多地雷,还有飞机撒下的风雷弹隐没在一人多高的荒草丛中无法清除,所以在阵地上巡逻必须十分小心。这条羊肠小道是战士们天天巡逻踩出来的,只有一步不离开这条小道,才是安全的。

那天的天空十分晴朗,明媚的阳光映照着上甘岭上的一草一木,走在一处山坡上,陈阵一抬头,看到了一幅奇景:一株被炮弹削去了顶冠、又被炮火烧焦了的半截枯树桩,形状恰似一只报晓的公鸡,屹立在阳光下!

老照片官网内容图片展示

图2 被摄影记者陈阵拍下的诞生于上甘岭战役的炮火中,挺立于枯树干上的一只“公鸡”。

 

“多美的一幅战地风景!这正是战争的真实写照!”陈阵不禁被这只“公鸡”吸引了。

照相机没有长焦镜头,但陈阵又很想拍下这幅风景,他不顾战士们的阻拦,尽力向这株枯树靠近。虽然小道与枯树之间隔着不过二十多米的距离,但这里正是昔日的布雷区,陈阵每走一步都有生命危险。身后巡逻的战士为他捏紧了一把汗。

陈阵分开高高的草丛,小心地一步步向他的目标走去,一直走到距枯树三米远处,陈阵选择了一个逆光的角度,“咔嚓”一声,按下了快门!

于是,这只骄傲的战地“公鸡”就永远留在了陈阵的相册里。

陈阵照完相低头一看脚下,顿时满身冷汗:距他不过十多厘米远的地方,一枚地雷正静悄悄地埋伏在那里,如果他再往前移动一步,就会粉身碎骨!

虽然已停战,三八线附近却没有一天是太平的。大的战斗虽然没有,小的冲突与流血事件却一直不断。据统计,美军和南朝鲜军在军事分界线上与中朝方的冲突,平均每三天就有一起。

1957年7月,陈阵就目睹了一起挑衅事件。一天夜里,一名南朝鲜特务化装成志愿军战士,悄悄从三八线南侧潜入志愿军四十七师的阵地,当他被志愿军发现后,便与志愿军哨兵互相射击。结果是那名特务被打伤,一名志愿军哨兵光荣牺牲。

特务被抓获后,经审讯,他供认自己是受美李(指李承晚)军派遣,企图潜入四十七师阵地来搜集情报,从他的身上,战士们搜出了伪造的志愿军证件。

事发后,志愿军当即通知美方到军事分界线上会晤,协商解决这次事件。

谈判的时间定在一天上午,陈阵作为摄影记者,跟随四十七师的谈判小组准时来到谈判地点,却不见美方代表出现。又过了半个小时,才看到对面的山沟里出来几个人,领头的是一个美军少校,他大概是害怕踩上地雷,不敢走在前面,而让几个南朝鲜兵走在前面探路。

老照片官网内容图片展示

图3 1957年,陈阵(左一)在三八线上采访一次冲突后的中美会晤。从照片上可以看到许多穿军服的美国记者。

 

美军刚走到谈判地点,就有几个穿美军军服的人走上前来,举起相机对着志愿军的阵地和在场的人拍照,志愿军执勤人员马上走上去,制止了这种不怀好意的做法。

谈判是不愉快的,美方军官面对确凿的证据却百般抵赖,矢口否认是他们派出的特务,反诬是“志愿军的特务”。冗长的谈判一直持续到下午也没有结果,最后双方都同意把这次事件提交给朝鲜军事停战委员会去解决。

谈判中,双方代表都有一些带相机的人,他们挤在一起抢拍镜头,一个身材高大的美军,每次都故意挤在陈阵前面,有意挡住陈阵的镜头,陈阵也毫不客气跑到他的前面,抢拍下许多难得的镜头。

趁着这难得的机会,陈阵打量着三八线南侧的草丛里,站岗的美国兵横七竖八地躺在草丛里,有的蒙头睡觉,有的在吃零食,一个个军容不整,懒懒散散,与志愿军严整的军容军纪形成鲜明对比。陈阵敏捷地按快门,拍下了联合国军的这一幕!

老照片官网内容图片展示

图4 陈阵抢拍的停战后阵地上的联合国军士兵,有黑人也有白人,军人们把标有“MP”符号的钢盔挂在树桩上,随意地躺在草丛里晒太阳。

友情链接 来稿请寄: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《老照片》编辑部 邮编:250001
电话:(0531)82098460(编辑部) 82098042(发行部)
电子邮箱:laozhaopian1996@163.com 邮购办法: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,并注明所购书目。邮发代号:24-177
Copyright©2009 www.lzp1996.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《老照片》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@山东数字出版传媒有限公司 鲁ICP备16000239号-4